悬云

設定是在英國留學及川x在家中等及川回來岩泉

兩人已經交往

同居中

在那之後乾了個爽

*两人是长发设定

*谜之设定



00


“来,一,这位就是你将来要侍奉一辈子的大人。”


当四岁的岩泉一被带到与他同样年纪,坐在隔了一块门板的内阵之中,穿着略显宽大的白袍的及川彻面前,在及川彻抬眸之时,岩泉一和及川彻两人的灵魂上便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因缘缠绕着两人的灵魂,使两人即使是死亡,亦无法分离。



01


嫩绿的小草自逐渐融化的雪中成长。


冬去春来。


岩泉穿上羽织,刚想走出自家玄关便被母亲给叫住了。母亲千子替自家儿子整了整羽织,随后将手中的祭品交到岩泉的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让岩泉转了个身,背向自己。她双手穿过岩泉乌黑的发丝,一边说着千变一律的嘱咐。


“今天去彻哪里怎么能不带上些祭品去呢。”


“去到那里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记得照顾好自己。”


“去到了彻那里替我向彻问好。”


那么说着,她将已经把岩泉的长发给绑好了,她推了推岩泉,将自己的儿子赶出家门了外。


“究竟我还是不是你儿子啊……”岩泉皱着眉对着自家的门嘀咕着,随后无所谓的转过身,打了一个哈欠后朝山上走去。


走到山上的路上,一阵风吹来,风吹起岩泉的发,吹散了刚刚母亲帮岩泉绑的头发。细小的发丝弄得岩泉的脖颈有些痒,他不耐烦的解开母亲帮他绑的结,有些粗暴的将头发撩到一旁全盘绑起后。


发现自己的头发因为这样的绑法而变得扯到了头皮而有些疼后,岩泉比划了一下已经到达了视线的红色鸟居的距离后,果断的放弃了重新将头发绑好的想法,他加快脚步走进那距离不远的神社之中。


当及川看见岩泉时就被岩泉那一头狂野的发型给吓到了。


“真的是,小岩你这样不顾自己的形象下去未来会交不到女朋友的哦。”


及川一面故作叹气一面将坐在自己面前的自家竹马的头发给梳理好,再绑的整整齐齐。娴熟的手法明显看得出不是第一次那么干了。


这样故作叹气的行为自然是让及川的后脑勺挨上了一击,当及川抱怨着痛抬起头时,岩泉正在甩着刚刚揍了及川的手,当视线交接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


“闭嘴,否则揍你。”


然后及川就倒在了内阵的榻榻米之上,一边大呼着“及川先生受伤了,需要小岩爱的亲亲才能起来”,一边抱紧了对方的紧实的腰身,将头埋了进去。


“快起来,垃圾川,仪式要开始了喂!”


及川没有反应。


岩泉使出了手刀技能。


及川依旧没有反应。


岩泉使用了连续手刀技能。


及川还是没有反应。


……


最后还是岩泉败下阵来,岩泉轻抚过及川栗色的发丝,弯下腰低下头在及川的发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随后出现在大厅中的是笑嘻嘻头上带着些许淤青的及川先生和身后耳根子和嘴唇有些红并且脾气似乎比平日更为暴躁的岩泉。


tbc


关于设定:

大概设定是世界分为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一个神在管理,每个部分会有一个神的使者+侍奉者。

神的使者挑选制度每国均不一样,例如青叶城西的神的使者是由一个家族世世代代挑选出来的。

乌野则是举办大选看乌鸦会选中谁之类的。

然后就是在任时间也均是不同。

青叶城西的神的使者是在任到死为止。

乌野则是二十年一次。

大概人设以下

青叶城西

及川(神的使者)岩泉(侍奉者)

乌野

日向(神的使者)影山(侍奉者)

音驹

研磨(神的使者)黑尾(侍奉者)

枭谷

木兔(神的使者)赤苇(侍奉者)



然后就是这个坑不确定会不会继续下去(∗ᵒ̶̶̷̀ω˂̶́∗)੭₎₎̊₊♡